• 网站首页
  • 全国媒体头条
  • 服务业新闻
  • 生态环境要闻
  • 中国水利新闻
  • 生活严重塑料化的青藏高原,我们的水源地

    发布时间: 2021-02-03 11:03首页:主页 > 生态环境要闻 > 阅读()
    我们仍然自知青藏高原地区对整个中国生态的最重要方位,那是我们的水源地。前后四次到青海,都是因为垃圾问题,不能水解的塑料等垃圾逐步威胁着青藏高原的生态。而最近的一次果洛州,从牧区的牧民家、水源地、到乡镇、和州县,横跨两县和多个乡镇,钻入牧民家帐篷和移居屋。被纸盒食品转变的牧区,生活相当严重塑料化,吃穿用弥漫着塑料用品。亲眼见到一些河流里布满塑料等垃圾,看著东流着垃圾汤的填埋场地,现代纸盒生活将青藏高原笼罩着无法抹去的塑料污染。也打动于牧民自发性组织起来偷垃圾,洗手家园。塑料简化的牧民生活夏季,回头在无边的果洛州草原上,高山、流水,小溪汇集溪流,溪流成宽一些的河流,河流渐渐汇集水流的大河。远处的雪山,让人对青藏高原心生敬畏。在大山深处,或者路边不远处的草场处,我们可以看见白色帐篷,或者独立国家的房子。牧民们靠山水而居,一望无际的草场,零星的牛羊,山上眼泪的泉水是牛羊和牧民们联合的水源地。但让人无法忽视的是,不管是在夏季草场帐篷里的牧民家,还是移居的房子里,还是路边移动的商店里,不吃、穿、用都早已弥漫着塑料,牧民的生活被塑料简化了。在牧民们的家里,从搭起帐篷的材料,到生活用品,和饮食,到处不知塑料的影子。帐篷的防雨措施早已被塑料替代,水桶、奶桶、板凳、油壶、水壶、洗涤剂、脸盆、发面用的保温塑料、孩子们的玩具、祭拜用品的纸盒,走出牧民家,看见的这些用品,都早已是塑料包装。十几岁的孩子们,自小都早已习惯了不吃外面买了的零食,而这些纸盒无一不是塑料包装。在每家每户的茶几上,放着的零食无一例外的都是塑料包装。人们的衣服和鞋子也更加多化纤制品,在果洛州和乡镇的商店里,我们找到,很多藏袍也都变为了化纤材料。荒废后的人造革鞋子,很多回到了草原上。在甘德县公路边的一个帐篷商店里,我们找到所有出售的零食,都是各种风行动画片人物,比如印上光头强劲的塑料包装。牧民家中四处是塑料制品的生活。除了塑料包装的用品和产品,牧区生活中还有一类垃圾就是塑料袋,和玻璃、铁、铝等禁塑纸盒。

    生活严重塑料化的青藏高原,我们的水源地

    牧民们的生活在过去20年左右的时间里,更加依赖外来出售,除了牛羊肉,他们的饮食再次发生了巨大变化。更加多果蔬依赖外来出售,这些变化,是塑料等纸盒垃圾产生的源头。他们不会定期去县镇或者州上的商店里卖东西,而这些商店里的商品完全都是塑料包装。除此以外,牧民们的生活中更加多蔬菜和水果,这些都是要用塑料带回家的。而以前骑马时代用于牛皮制作的出外购物纸盒,早已渐渐被抛弃。州县商店里“琳琅满目”的商品,弥漫着塑料包装。这些塑料零食纸盒和塑料袋等重复使用用品的好去处,除了草原和水系里,或者搜集一起。在牧民家里,我们在他们炉灶旁的燃料容器里,都找到有塑料包装。还看到一些牧民笔将塑料包装扔到炉灶里。据他们描写,这种情况十分广泛。燃料,牛粪里的塑料包装,不会随着牛粪一起被烧毁。除了普通牧民家庭生活方式的转变,在寺庙里僧人居住于的地方,某种程度经常出现了某种程度塑料简化的情况。从不吃、穿、寄居,各方面来看,僧人的生活也是弥漫着塑料。他们的垃圾决心也没有所不同,和牧民们的垃圾决心一样。在果洛地区,近些年兴盛一起的还有牧家乐,在我们的探访过程中,遇到两个牧家乐在举办活动。蓝天白云下,所有食品放到塑料上,除了一些塑料包装食品、饮料和水果,大家用于的餐具都是重复使用筷子和塑料碗。牧家乐的饮食中以纸盒食品居多,餐具多是重复使用用品。纸盒文化消费转入牧区,是目前牧民生活中无法水解垃圾的主要问题。将近二三十年的消费变化,由此产生的垃圾,几乎远超过他们对传统可降解废弃物处理的生活范畴。他们对面塑料等不能水解垃圾,既不得已,又无措。在没的组织搜集垃圾的牧区里,这些无法水解的塑料、金属和玻璃等纸盒要么随便舍弃,最后转入水系,要么被室外烧毁。但也有牧区,开始组织起来,把垃圾搜集一起,集中处理。煨桑活动的塑料化除了牧民家里的垃圾,公共活动场所的垃圾也更加多塑料垃圾。藏族文化中,十分最重要的活动之一就是煨桑,在这个传统祭拜活动中所须要的用品,经幡(风马旗)、青稞酒、隆达也更加多塑料包装。在很多风口,常常不会看到大大小小的煨桑台,走出这些藏族生活最重要地方,找到祭拜用品大量早已几乎是塑料用品。在果洛州的一个煨桑台,除了周边布满的隆达,风中升起的经幡,还看见血迹了的经幡和其他并未火的物品,连同灰烬遗留在旁边的草原上。走出后,找到这些经幡都早已是化纤制品,而不是传统中可以水解的材料。另外一项祭拜用品,青稞酒,都早已是塑料瓶。而隆达的纸盒,要么是塑料,要么是塑料特纸盒。但传统的祭拜用品,经幡是用布料或者毛料等材料制成,荒废后也会对环境导致影响。没烧透的经幡。走到一些煨桑台的旁边,这些纸盒垃圾和不必的经幡,要么被随便堆满在旁边,经过雨水,被冲向河流里;要么在旁边室外烧毁;还有的煨桑台旁边敲着大的垃圾桶,祭拜的人会把这些纸盒垃圾投到垃圾桶里。在路经的两个煨桑台,垃圾桶都是满满的。祭拜用品的塑料等纸盒。祭拜用品的大量纸盒,也向我们展出着塑料包装在藏区生活中早已无孔不入。而这些无法水解的垃圾,最后都流向了环境里。“现代化”的州府、乡镇和垃圾牧民生活转变,以及由此产生的垃圾问题,主要地下通道是州、县或者乡镇上面的商店,他们销售的都是纸盒产品。随着更加多水泥路在藏区的通车,内地的货物通过卡车源源不断的送到藏区。在果洛州和其辖的县和乡镇的商店里,内地所看到的纸盒商品和各种纸盒食品在这里完全都可以看见。但满眼望见,都是塑料包装。除了商店,在果蔬市场,某种程度内地运来的商品一应俱全。但他们都挣脱没法的是,各种形式的塑料包装,还包括大量泡沫箱。除了商店,州县的生活也和内地城市所差无几,界面上大量餐馆。在这些餐馆里,关于垃圾问题,不只是剩菜剩饭的问题,还有大量重复使用餐具。毫无疑问,这些最后都出了垃圾。不同于大部分辽阔的牧区,目前垃圾没搜集。果洛州的玛沁县和其所在的乡镇上的垃圾都有专门的队伍在收运。玛沁县的垃圾还是不落地的搜集方式,就是街上没垃圾桶,每天垃圾车出来缴垃圾时,车铃就不会敲一起,每家商铺都提早把垃圾明确提出来,垃圾车到跟前,每户把自己的垃圾推倒入垃圾车里。这些被搜集的垃圾,最后被倒入各县和乡镇所属的填埋场里。玛沁县街道上没垃圾桶,每次垃圾车铃响一起,居民都出来倒垃圾。州县上也有缴废品的人家我们国家目前生活垃圾的流向主要是两个,一条是混合垃圾的环卫收运和处置体系,另外一条就是可回收物,也就是再生资源,又称废品重复使用体系,由市场驱动,民间重复使用主导。可以重复使用再行利用的多了,混合垃圾大自然就较少了,否则则忽略。青海虽然地广人稀,但在人口密集度大一些的州县也有专门的废品重复使用体系。在果洛州的废品重复使用者,多以家庭为单位,这些家庭完全都来自江苏徐州。有的家庭早已来果洛州重复使用废品有将近20年,从果洛州县开始大规模建设开始就回到这里,早已几乎适应环境了高原地区的生活,而且渐渐和当地藏民的生活渐渐融合在一起。在果洛州的玛沁县,我们调研时,找到有10多家废品重复使用家庭。他们重复使用的种类虽然不像内陆那么多,但低价值的废品,比如金属类,纸箱等纸类,塑料瓶都有重复使用。他们的废品来源主要是两个地方,一是州县上的商店和家庭产生的,还有就就是指乡镇一级的产生者那里收来的。但到村一级,因为地处很远,就没重复使用渠道了。而他们重复使用后的废品,一般经过细致分类后,再行运往西宁或者很远的地方再造利用。因为运输距离很远,较低价格的玻璃瓶,以及一些塑料和废旧衣物等都没专门搜集。但从目前看见各县和乡镇的垃圾搜集车里来看,还是有大量可以重复使用的废品没重复使用回去,必要转入了混合垃圾系统。不管是生活在州县上的人们,还是藏区牧民们在生活,绝大部分人目前还没参予到重复使用体系里,急需垃圾管理部门出面大力的组织废品重复使用和再行利用。水源处的塑料之殇果洛州山连着山,而山与山之间,或者很多高山中间,都有是水源地。而这些水源地,有的地方弥漫着垃圾。

    生活严重塑料化的青藏高原,我们的水源地

    这些垃圾在大雨后,很多都被冲向了下游,还有一些被牛羊误食,导致丧生。在我们调研玛沁县和甘德县的多个乡镇里,很多溪流了都经常出现了有所不同程度的垃圾。而溪流里的垃圾,大多为塑料垃圾。这些垃圾在被冲向下游的时候,被石块或者植被丢下的时候,找到大多为各种各样的塑料包装,一级易拉罐和啤酒瓶。塑料包装里多为零食和洗涤剂等铝塑纸盒,还有废旧衣物,泡沫塑料,甚至大件的垃圾,轮胎等。除了零星的垃圾,还有成堆垃圾经常出现在水源处的时候。而这些垃圾经常出现在的水源地地点,往往不是深山处的牧民区,而是距离公路较将近的河流里。经常出现这种情况,有两个大的原因,一是公路两旁的人流量较小,不管是当地牧民,还是游客都较多。二是,过去一些年的公路和高速路建设产生的垃圾问题。比如大件的铁皮,和一些建筑垃圾,都可以显现出,是公路建设时遗留下来的。还有一些是附近填埋场里的塑料垃圾刮风后出来的。溪流里的各种塑料垃圾。这些垃圾的来源很多,有当地牧民产生的,在没垃圾搜集的牧区,也没自发性的组织偷垃圾的地方,牧民的垃圾都扔到在了水里。还有相当大一部分是游者产生的,比如到牧区游玩的游客,在中途睡觉或者观赏观光时,所产生的食品和饮料包装很多回到了公路边,或者挨着公路边的水源地。大件垃圾,非常明显,很多都是公路等基础设施建设时产生的。在一些水源地,经常出现了大块铁板和泡沫塑料,可以显现出是基础设施建设时用于的材料。而在甘德县一处公路旁,远处看,类似于白雪一片的地方,走进看,找到是白色无纺布的覆盖面积的区域。据当地牧民讲解,这些无纺布是用来覆盖面积人工栽种的草皮。因为公路修筑时,周边草场毁坏相当严重,人工修缮的方式搭配了栽种草皮。但之后覆盖面积了一层无纺布,这些石化产品作出的无纺布,经过日晒雨淋,很多开始流向水源地。除了白皑皑的无纺布,还有公路两侧大面积覆盖面积的尼龙布,也是为了防风固沙,因为公路修筑后两边的植被严重破坏。被无纺布覆盖面积的草场,落到水里后,都出了肥肉的塑料颗粒。不管是纸盒文化转入牧区后带给的牧民生活方式转变,从而带给的纸盒垃圾目前到底,还是游客没顾忌自己产生的垃圾对青海地区的环境毁坏,没做无痕旅游,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过程中,产生的塑料等垃圾,也沦为目前果洛地区水源地垃圾的最重要元凶。东流着汤水的填埋场在调研果洛州玛沁县和甘德县州县和牧区的垃圾问题时,我们找到,一方面是相当严重的失控垃圾,没获得搜集,被室外烧毁或者转入水源。另外一面是,垃圾搜集后的集中于污染。在我们探访的玛沁县和甘德县县城,以及多个乡镇的垃圾流向时,找到每个县和乡镇都有自己的垃圾填埋场。也就是人口密集度大的州县和乡镇所在地的垃圾,集中于搜集后,都有集中于的好去处。这个好去处,就是在草原上挖出的填埋场。而在我们探访的5个垃圾填埋场里,无一例外的都找到了相近的问题。污染相当严重,还有大量可回收物经常出现,餐厨很多,选址失当。虽然乡镇经常出现了垃圾搜集,但集中于灌入的地方没任何污染掌控。在调研中,我们探访了玛沁县、莱塞镇、雪山乡、甘德县、青珍乡的垃圾填平地。在这些填平地,我们找到这些垃圾最后填平的地方都没污染控制措施,看到填平防渗膜,没废水搜集和处置,即使在两个县级填埋场看见了沼气搜集管道,但也是直排,而没处置。在甘德县和青珍乡的填埋场里,因为中间地势洼地,垃圾填平后的渗滤液混合着雨水,把垃圾都冷水了一起。而在玛沁县、莱塞镇和雪山乡的填平地,我们还找到了更加相当严重的问题,大量塑料被风出有后,流向了水源地,渗滤液也必要阻塞。这几个填平地因为都选在了山坳中的低处,也就是上风向。因为果洛地区水源众多,在玛沁县和莱塞镇的填埋场地外,就流过着溪流,从填埋场出来的塑料垃圾很多转入了水里。在玛沁县填埋场外面的溪流里,构成了几十米的塑料垃圾流,满眼望见都是白色污染。除了没作好污染掌控,在这些填埋场里,大量可以重复使用再行利用的废品不存在。易拉罐、塑料瓶、玻璃瓶大量经常出现,有的填埋场里,还有大量铁皮等金属类经常出现。这些可以重复使用的资源如果以求重复使用后的循环再行利用,也不会大大减少填平量。比起于内地填埋场,这里的可回收物还是超多。州县中心城区的生活过去也大大转变,目前有数大量餐馆。所以在州县,以及繁盛乡镇,比如莱塞镇的填埋场里都经常出现了大量餐厨。这些餐厨垃圾不只是产生渗滤液的主要来源,污染水源,也沦为大量乌鸦和苍蝇的招募对象。同时因为餐饮和住宿行业的发展,大量重复使用用品,像鞋店和牙刷等。填埋场里的重复使用用品和黑色袋子里的厨余。从远处看,这些填埋场的不存在和夏季绿色草原的景象经常出现了相当严重的冲突。他们不只是生态环境薄弱草原地区的毒瘤,也是东流在草原上总有一天无法抹去的伤痕。

    生活严重塑料化的青藏高原,我们的水源地

    行动起来的莱塞镇、大五镇和雪山乡:寺庙的纽带起到牧区的垃圾问题很相当严重,我们看见问题的时候,当地牧民们早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并在近两年里经常出现了自发性的组织的偷垃圾行动。玛沁县的莱塞镇每月19号和20号集中于缴垃圾,雪山乡每月15号和30号偷垃圾,大武镇的牧民们都会定期的组织偷草原观光区和路边的垃圾。这些自发性的组织的偷垃圾行动中,每户家庭都会出有人、车上,全家老小一起派出。最后将偷的垃圾集中于搜集后,载运到起所在的乡镇填埋场。雪山乡的牧民们自发性组织起来偷垃圾。我们找到,在这些牧民们自发性组织起来偷垃圾的地方,水源处和公路两侧往往没垃圾。和牧民们理解获知,最后促成牧区的人们行动起来,面临垃圾问题,有两个大的动因。一是,他们内心度环境和大自然的敬畏,维护生态薄弱的草原。还有一个就是塑料等垃圾随便毁掉,不会给牛羊导致严重影响。因为牛羊误食塑料等不可以消化的垃圾想到后,他们在这些动物的肠胃里找到了塑料袋、塑料手套和汽车烫等垃圾。牧民们自发性每月偷垃圾,和寺庙仍然以来的宣传也有关系。比如2010年开始,在法事活动上,莱塞寺的一些僧人共享垃圾问题,发动的组织一起清扫垃圾。于是,莱塞镇的牧民,每月19号,所有牧民把自己家的垃圾带回大路口,20号的组织收运垃圾,每户家庭都参予。但在距离果洛州政府近一点的甘德县牧区,虽然牧民们也不会自发性组织起来偷垃圾,但一般来说是一年一两次,所以效果并不显著。在甘德县青珍乡的公路两旁,垃圾还是非常明显。牧民们自发性的各种偷垃圾活动,解决问题了公众参予管理的问题。而这正是垃圾管理中最必须的环节,只有民众对垃圾问题的意识提高,才不会带给行动的转变。我们可以行动起来,解决问题上面的问题从目前仔细观察到的青海果洛地区的垃圾问题,我们并不是到底,根据目前的问题,我们可以有针对性的解决问题。也必须果洛州垃圾管理部门从整体上作出规划和调整。目前没垃圾搜集的牧区:对于牧区目前没垃圾收运和管理的情况,果洛州政府要制订定期的垃圾捡和搜集办法,可以类似于目前玛沁县莱塞镇河雪山乡,牧民自发性组织起来偷垃圾的情况。从州到县到县镇和村,都设置垃圾管理员,负责管理开会每月的垃圾搜集行动。搜集过程中,应当应当留意实施分类搜集,的组织牧民在家里实施可回收和其他垃圾的分类。重复使用后的可回收物,在入城卖东西的时候,集中于运往州县的废品重复使用市场。厨余和骨头等可以必要就地处置。同时作好垃圾分类教育工作,对于无法水解的塑料垃圾,无法再行焚烧处理。防止垃圾转入水源和室外烧毁。同时的组织广大牧民们,重回传统的包装容器,重现重复使用的物质循环社会。人口密集度大的州县:对于目前人口密度较小,餐饮和住宿等较多地州县和乡镇。首先要源头禁令餐饮和住宿行业重复使用用品的用于。对于产生的垃圾,无法再行反复目前的混合垃圾收运模式,要充分利用目前玛沁县垃圾不落地的搜集模式,实施定点定点分类搜集,将餐厨垃圾,这类填埋场渗滤液主要产生者要实施源头分类搜集,分类处置。利用州县有废品重复使用的有利条件,将可以重复使用再行利用的废品分类搜集后,交由再行有的重复使用人群处置。对于无法重复使用再行利用的塑料包装等垃圾,可以创建零售商搜集的模式,由生产企业分担处理过程中产生的费用。煨桑台、寺庙和旅游区等:为了营造垃圾分类搜集和管理的方式,在所有公共场所都要设置垃圾管理的涉及引领信息。寺庙里集中于活动的时候,可以通过僧人向牧民传播垃圾分类搜集的信息和科学知识,让广大牧民参予到垃圾分类管理中。在煨桑台设置垃圾分类桶,竖立禁令烧毁垃圾的信息,构建分类搜集。在牧家乐和景区等人口挤满的地方,定期实施垃圾分类投入引领。填埋场地的管理要转变目前州县和乡镇垃圾填埋场的污染现状,首先要实施垃圾分类管理,将目前填埋场里经常出现的大量可回收物和餐厨垃圾,实施源头分类,禁令转入填埋场。最后填平的垃圾不能是无法重复使用再行利用的垃圾。同时实施防渗和渗滤液搜集等污染控制措施的建设,完结目前露出填平的场面。当下全球面对的根本性环境挑战就是塑料污染,各大洋流都经常出现了有所不同程度的塑料污染,这些塑料早已通过海洋生物和食盐等转入到人类食物链。塑料包装在用于几十年后,导致的污染,以及由此产生的环境和身体健康影响愈发显著。青海地区作为中华水塔,每条流过的溪流都有可能不存在着被塑料等垃圾污染的风险。作为水源地的青海地区的垃圾管理不仅关系着青海的环境和生态,也和所有内陆地区的饮水安全性息息相关。除了动员广大牧民和在地人构建垃圾分类搜集,在纸盒文化在青海地区流行的时候,让产品生产者遵守适当的责任,设计一套可以构建塑料等包装物分类搜集,将包装物通过现有的运输系统运至生产地处置,是我们在设计青海地区垃圾分类收运和处置要思维的问题。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广告
    广告

    网站首页 - 全国媒体头条 - 服务业新闻 - 生态环境要闻 - 中国水利新闻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402684299 官方微信:AMqTt402684299 服务热线:AMqTt402684299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0-2020 ca88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xml地图